Tag: 高尔夫球场电瓶车英文

帕瓦罗蒂要一辆高尔夫球场的电瓶车

在邀请三大男高音来大剧院演出的谈判过程中,帕瓦罗蒂的经纪人站在对老帕负责的立场,提出了许多我们开始觉得简直不可思议的要求。其中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求我们在后台为老帕上下场准备一辆高尔夫球场的电瓶车。他们的解释是,老帕身体肥胖(当时约有两百多斤)导致其走路不便,而大剧院的贵宾化妆间离舞台上场门大约有三十米,让他这样的大块头走过去是不行的。于是他们提出了以上的要求,还说:反正大剧院舞台后面的区域很大,用一辆电瓶车完全没问题!从实际情况考虑,我们认为他们的要求不能说完全不合理。但是,原封不动地执行对方的要求着实让我们为难:我们一下子到哪里去开一辆电瓶车来呢?

经过多次讨论,最后我们提出了我们的方案:一,在离老帕演唱区后台十米处搭建一个临时化妆间,前面用大帘子遮住。如果他要出去表演只需掀开帘子往前走九步即可到达演唱处。化妆间搭得像一个蒙古包,里边有座椅、睡榻、取暖器(当时天气较冷)、饮水机、咖啡壶,桌子上放有小点心、水果、纸巾、小毛巾等,我们还特地放置了一个中国木马桶供他随时方便。二,破天荒地同意老帕的奔驰专车从大剧院北广场直接开到“蒙古包”前。这样,他一下车便可进入休息室中。

这样的方案一出,马上就得到了对方的赞许。的确,这是一个既照顾到老帕的实际情况又是我们大剧院认为在可操作范围之中的方案,达到了我们所希望的双赢结果。

在与从俄罗斯来的芭蕾舞团进行谈判的时候,对方往往会提出“演出前希望大剧院提供一顿热饭”的条件。一开始我们觉得很不理解,因为先前我们已经同意支付相应的“零用金”和“伙食费”了,那么,吃饭的事就应该由他们自己解决,怎么还需要我们提供热饭呢?经过沟通我们才了解到,和其他西方芭蕾舞团演出前不吃什么东西、而在演出后才大吃一顿的习惯完全不同的是,俄罗斯芭蕾舞团演员有正式演出前需要补充热汤、热水(包括面包)的习惯。只有这样,上台时他们才会觉得有精神和力气。

介于这是从俄罗斯来的舞者们普遍的习惯,而且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我们讨论下来决定答应对方这一要求。如果我们斤斤计较于一顿饭的钱到底由谁支付,那么很有可能受到影响的是演出质量。毕竟,我们请他们远道而来,就是为了让他们把最精彩的一面展现给上海的观众,同时也希望能给他们一个愉快的演出经历。此外,这样的计较未免会让对方觉得我们的“诚意”不够。所以,我们顾全大局,把这样的条款单独列出,写在了双方的合同之中。

细心的读者一定已经注意到,前文附上的对男高音卡雷拉斯化妆间与后台的要求中的最后一条是“演出后所有献花必须摘去花蕊”,这样的条件可以说是我们所做过的几千场演出里绝无仅有、独此一家的。为什么会有这么独特而挑剔的要求呢?原来,卡雷拉斯是一位曾经患过白血病的歌唱家,即使现在他身体已经痊愈了,但对花粉仍旧十分敏感。出于这样的原因,就有了合同附件上一系列独特而挑剔的要求——卡雷拉斯演出时的化妆间“必须保持非常干净——没有灰尘和强烈气味”“化妆间内不可摆花”以及在演出结束后“所有献花必须摘去花蕊”。

尽管要求是苛刻的,但是在弄清来龙去脉之后,我们大剧院方面还是一致认为这些是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所以我们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工作人员也尽职尽责地投入到实际工作中,在演出中确保了这些要求的完美执行。

我们大剧院曾一度与美国著名黑人女高音杰西·诺曼商谈她来上海大剧院举办独唱音乐会的可能性,双方在互相协调沟通条件和要求时,她的经纪人提出了完全出乎我们意料的一个要求——“杰西·诺曼下榻的五星级酒店套房内的窗户必须能对外打开”。给出的理由是,“诺曼小姐希望每天能接触新鲜空气,不能总待在经过空调处理的空气之中”。这个要求一经提出,我们就很犯难。众所周知现在上海几乎所有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都是密封型的窗户,这据说一是为了安全,二是酒店都设有中央空调,为节省能源不让个人随便开窗。

但是,在原则允许的范围内为艺术家提供理想的演出经历一直是我们大剧院的追求。既然演唱家渴望呼吸新鲜空气,而我们也知道这最终将影响到演出质量,那么我们何不试一试呢?于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先后去看了好几个酒店,但似乎均不能满足诺曼小姐的要求(其中仅静安希尔顿酒店勉强可以)。

可惜的是,最后诺曼小姐还是未能成行(当然不是仅仅因为以上这个原因)。但我想,大剧院已经作出努力,表达了我们最真挚的诚意。千万不要认为这是做了“无用功”。事实上,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给对方留下良好的印象,树立我们真诚可靠的形象,为下一次的合作打下基础。

虽然以上说的都是一些形形的“小”要求,但是这些细节却至关重要。如何对待细节、处理细节,直接体现了剧院管理团队最真实的水平。在谈判中,如何让对方感受到我们的“三诚”,如何达到双赢,就看你怎么处理一个又一个的“小”要求、“小”问题。真诚不是用嘴巴说出来的,而是需要实际行动来实现的。所以,虽然谈判中少不了计算数字与利益,但也更少不了真心地为观众着想、为艺术家着想、为舞台效果着想。

重庆高尔夫球场电动车

高尔夫球车也称为电动高尔夫球车、汽动高尔夫球车。是专为高尔夫球场设计开发的环保型乘用车辆。也可在度假村、别墅区、花园式酒店、旅游景区等处使用。从高尔夫球场、别墅、酒店、学校到私人用户,都将是短途交通工具。

高尔夫球车具有性能稳定、操控轻便,外观简洁大方,乘坐舒适安全等特点;虽然它是专为高尔夫球场设计开发的环保型乘用车辆,但是由于其本身所具备的特点,也受到度假村、别墅区、花园式酒店、旅游景区等处的用户欢迎,是一款便捷的短途乘座交通工具。大多数人都片面的认为其是一款近几年出现于我国市场只可以应用于高尔夫球场的新型节能电动车辆,其实目前市场中我们不仅能在高尔夫球场中见到这种车辆,我们在其它诸如景区、度假村也可以看到它的身影;

从相关数据分析,购买高尔夫球车的场所虽然多以高尔夫球车场为主,但景区、度假村、楼盘等地购买数量每年都有所增长,它与市场中比较热销的观光车销量不分上下。从很多客户口中得知,他们之所以选购高尔球车来充当交通工具,它相比其它类型电动车的外观、驾驶舒适度、性能等方面的优越性是分不开的,同时在相同类型的电动车中游客更喜欢选择乘坐高尔夫球车,这也是很多客户为什么在多样的电动车产品中选择高尔夫球车的重要理由。

“高尔夫球车”——“中国特色”的低速电动车

当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闭上眼睛想象电动汽车的未来时,或许他不会看到街道上挤满“高尔夫球车”的景象,但中国政府看到了。

中国正在制定规范时速低于70公里的低速电动车(LEV)的计划。如今,在中国农村和小城市行驶的许多电动车都属于该范畴,包括单座送货车和三座电动车等。尽管不如特斯拉时尚,但这些五花八门的电动车更有可能推动中国驶向电力驱动的未来。

低速电动车的产量正迅速增加,官媒称,2014年中国低速电动车的销量超过30万辆,远超传统电动汽车。

经济实用是原因之一,它们比传统汽车便宜很多,许多人发现低速电动车几乎无所不能,可用于购物、走亲访友和上班等。低速电动车出行方便且容易停放,中国的老年人也发现它能满足大部分出行需求。

这些形如高尔夫球车的低速电动车还在践行中国对气候变化的长期承诺。有研究发现,用低速电动车替换柴油送货车将大幅减少车流量和碳排放。

严格来说,低速电动车不需要上牌甚至注册,因为它们缺乏合法地位,因此它们也缺乏基本安全装置,如安全带等。为它们制定最低限度安全标准的监管规则,将不仅赋予该行业合法地位,甚至还能帮助它蓬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