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越位进球小说笔趣阁

《绿茵自由人》_第九章 终场前的绝杀 全文阅读

“ohhhhhhhhhhhhhhhhhhhh,进球了,看到了没有,那个进球是我的儿子,是我儿子,该死的斯图加特,你们看到了没有,我的儿子进球了,你们……“在观众席上肯尼迪的父亲真的是激动的无以复加了,没有人明白足球对于自己的儿子来讲意味着什么。

“斯图加特?你的儿子曾经是斯图加特青训营的吗?那为他传球的那个是不是也是从那出来的。”肯尼迪父亲的叫喊吸引来了很多的周围球迷。

“NO,NO,聂,不是,他和我儿子一样,都是这个赛季才来到波鸿的,你们很不敢相信对不对,这就是真的,这两个家伙,不应该说场上的这些队员大多数都是新加入的。”肯尼迪的父亲科迪,为这些球迷仔细的讲解起来,他解释的远远要比解说员要了解的多。

这个时候,汉诺威96的主教练的手上也拿着一份资料,关于肯尼迪的那份,自己没有仔细看,因为他还不是让自己足以重视的那个人,他手上拿着的,正是聂欢的资料,17岁,可以踢中场的所有位置,平时最擅长的位置是后腰,前腰,中后卫这三个位置。啧啧,如果自己没有看到他刚才的表现,自己也会以为这份资料在吹牛,但看到了这份资料,自己就相信了,刚刚他在中场一个人,就把自己这边的进攻给搅得不成样子,而且刚刚的那次长途奔袭,对于自己这边的队员来说,真的是种耻辱,一路从丙级联赛上来,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今天却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给耍了,或许是自己不够了解,不够重视他。

比赛场上,山丘之王尽管扳回了一球,但场上的局面还是很被动,汉诺威的球员开始对聂欢进行了紧逼,各种犯规,小动作不断,靠着超卓的反应能力,聂欢总能一次次的化险为夷,但这却激起了汉诺威球员的怒火。

“看啊,在我们的神奇小子面前,汉诺威无论怎么犯规都无济于事,冲啊神奇小子,再来一次长途奔袭,彻底的打垮汉诺人吧。”现场解说的情绪完全被比赛的气氛给带动起来了,当然他这样说也引起了现场汉诺威球迷的不满。双方的球迷再次乱了起来。

汉诺威暂时性的拿聂欢没有办法,但聂欢也没用办法像刚才那样轻松的突破了,现在聂欢的身边至少聚集了三个人,即使他的反应能力再超卓也不可能在眨眼的功夫就过掉这三个人。

没有了聂欢的支持,前场的肯尼迪也参与到中场的防守里来。这种打法是马克最推崇的,防守要10个人防守,进攻同样也要10个人进攻。

但汉诺威96的实力还是比山丘之王要强,在一次中场的拦截之中,汉诺威的后腰把球拦截下来,然后一记长传球找到前场的杰拉尔德阿萨莫阿,后者接到球,从体内鼓吹出所有的力气,来到禁区,再次攻破了恩克的十指关,如今正是这个家伙的巅峰时期,聂欢记得很清楚,这个家伙也是明年日韩世界杯,德国国家队的成员之一。

球队又落后了,汉诺威96的主教练逐渐的平静了下来,随着防守强度的加大,聂欢在中场变得不那么的予取予求了,这就好,只要限制住他,下半场再打进一球,这场比赛就可以拿下了。

上半场的比赛还是在杰拉尔德阿萨莫阿的两粒进球里进入到了中场休息,下半场波鸿如果再不做调整,恐怕就真的来不及了。

更衣室内,所有的人都在不停的喘着粗气,上半场的比赛,每个人都拼尽了全力,但现在的比分却是1:2,这样的结局不是自己想要的,现在所有队员的体内都憋着一股气。

“聂,下半场你和哈伯德换一下位置,你去踢前腰,现在我要你把比赛的节奏给带起来。”马克看着聂欢,而哈伯德此时的表情不是很好看,上半场汉诺威的第二粒进球就是自己的失误,但自己是球队的老将了,现在主教练居然毫不客气的让自己给这个菜鸟去换位置,搞什么,他有什么搞清楚谁才是这个球队的元老。

“教练,我不同意,我在前腰的这个位置上踢了很多年了,你让一个踢后腰的家伙来顶替我的位置,这不公平,还有我跟不好没有踢过后腰。再说他只是一个17岁的新秀,像他这种新秀在德国一抓一大把,你不要认为他帮助球队进了一球就把他捧到天上去了。”哈伯德把自己的不爽完全的发泄了出来。

“是,像他这种新秀在德国一抓一大把,但像你这种倚老卖老资质平庸的家伙在德国又何尝不是一抓一大把呢,我是主教练,我有权力这么做,如果你不同意,可以,那你就做替补,或者烂在替补席上吧。”马克对这个家伙早就不顺眼了,仗着自己的老爹是球队的董事,便可以在球队为所欲为。

“好,你很好,你信不信,我可以三分钟就让你滚蛋。”哈伯德阴沉着脸,自己在波鸿踢了这么多年,头一次遇到这么不讲情面的主教练,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等一下,哈伯德,你在前腰的位置上可以,但你能够保证下半场球队下半场能够扳平比分么,如果你能保证我还是踢我的后腰,如果你不能保证,那么你就和我换位置,怎么样?”聂欢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如果不站出来,那么一切就真的来不及了。

“你能保证你在前腰上进球?好,那我们就打一个赌,如果你能在下半场进球,那么从今以后波鸿队内没有任何人敢为难你,但如果你进不了球,那么你就给我滚出山丘之王。”哈伯德看着聂欢眼里几乎可以滴出血来。

“好,那就这样决定吧。”聂欢的轻描淡写,让哈伯德始料未及,难道这个家伙真的能够让球队起死回生不成?

下半场比赛,汉诺威主教练惊诧的发现,聂欢来到了前腰的位置上,这个家伙难道真的是个自由人不成?

比赛开始了,聂欢在前腰位置上,拿到球之后,看向了前场,刚刚开场,汉诺威的球员明显还在放松,这是一个机会,聂欢一个加速,外加一个牛尾巴过掉了第一个防守球员,汉诺威的主教练这个时候已经从椅子上蹿到了场边,对着球员是各种指挥,聂欢突破了一个球员之后,马上又有一个家伙冲了上来,聂欢还是使出了牛尾巴,但这个家伙明显没有上当,这个时候,聂欢突然的把球往前一趟,防守球员以为这是一个失误,就在这个时候聂欢突然的转身一下子就把他过掉来到了前场,然后继续趟着球一路向前,刚刚那是……克鲁伊夫转身?

聂欢来到了禁区附近,还是没有减速,到了小禁区看了守门员一眼,然后直接就是一脚大力爆射。球直挂死角,守门员再次成为了悲催的背景帝。

“GOALLLLLLLLLLLLLLLLLL,球进了,真的进了,进球的是我们的神奇小子——聂欢,想不到他在前腰的位置上也会有如此惊艳的发挥。”无论是评论员还是现场的球迷,此时都已经是乐疯了,下半场刚刚开始,山丘之王就扳平了比分,这给人一种幸福来得太快的感觉。

汉诺威教练此时的心情只想用一个词来形容——操蛋,本来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比赛,但却硬是横生了这么多的波澜。妈的,波鸿真是走了狗死运,弄到一个这么有天赋的小子。

此时汉诺威的球员又一次懵了,中场休息的时候,自己这边还想着再进一球彻底的锁定比赛的悬念,想不到比赛刚刚开始,确实进球了,但进球的是对方。

“聂,你可真是太棒了,想不到你这个家伙真的是个全才啊。”肯尼迪首先第一个将聂欢压在了身下,然后一个,两个,三个……所有的球员,除了守门员恩克都像叠罗汉一样压在了上面,今天聂欢的表现,真的就像是波鸿这支球队,充满了各种波澜壮阔的场面。

哈伯德心服口服,作为一个波鸿人,自己是真的很希望波鸿能够再次打进德甲,甚至能够获得一个奖杯,那该有多好,这么年了,波鸿除了一个升降机的称号以外,没有获得过任何的奖项。

聂欢咬牙切齿的从草坪上爬起来,此时自己的头上有一株草,脸上也还有着草粒给人的感觉是十分的滑稽。

“聂……聂……聂……”现场的波鸿球迷都在大声的呼喊着聂欢,这场比赛聂欢的表现,让他们真的是看到了波鸿的未来,不是梦,真的不是梦,波鸿的未来不是梦。

庆祝结束之后,双方再次进入到了焦灼的状态里面,在前腰的位置上,聂欢发挥的作用甚至和在后腰上差不多,汉诺威的球员很无奈的发现,自己似乎把球传在哪里,哪里就有这个家伙的身影,这个家伙的身体是铁打的么,现在比赛都已经到了80分钟了,他还在不停息的跑着。

聂欢再次的在中场把汉诺威的球给拦截下来,此时比赛已经进入了加时的阶段,聂欢看了下队友的位置,,发现没有什么好的传球路线,而汉诺威门将这个时候却已经跑到小禁区的外面了,这是一个机会。

聂欢用左脚将球戳起来,球以一个非常优美的弧线的形式,飞向了汉诺威的球门,此时汉诺威的门将看到球,充满了讥讽,这种没有水准的球,自己闭着眼睛都能够接到,嗯?球怎么还往里坠,不好,汉诺威的门将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但还是慢了一拍,球非常优美的滑落到了球网里。这一刻,全场都没有了声音。

《中场狂徒》_第一章 倒霉的里斯本竞技队 全文阅读

里斯本的天气永远是那么温和的,这就是靠近海洋的好处,干净而温润的海风可以吹拂着你的身体,你永远别怕里斯本的空气中充满太多炎热的味道,虽然午后的阳光还会有点烧灼的感觉。

这座海边城市的生活节奏永远显得有点慵懒,它不可能有纽约或者其他大城市那样的忙碌感,城市里繁茂的绿色给了人们提供了太多纯净的空气和阴凉。总是让人想在这样的一个晴朗的午后,在凉爽处的树荫底下支起一把躺椅,然后用力的伸展下自己的身体,再沉沉的睡去。

可以说里斯本这天然自在的休闲环境就是为了享受生活而存在的,这里绝对是一个标准养懒汉的地方。只要你没有太多的***,这里将是一个让你可以舒服自在的活下去得地方。当然,前提是你必须能拿到他们的社会福利,否则的话,你依然要去工作赚取生活费用。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习惯了一个月只能领几百欧元的生活,人在很多时候还是有***的。

豪尔赫·门德斯非常清楚自己对这个世界还有很强烈的***,他是那种明白自己该在这个世界上做些什么的人。所以他绝对不会去浪费每一分钟去享受午后的慵懒,他知道自己从放弃了一份稳定的工作那天起,就没什么资格在去懒惰。

他必须要为自己的每一笔生意去奔波,他要生活。忙碌对于他这种人来说,是一种另类的享受。

不过豪尔赫·门德斯到是对这种在午后阳光中开车的感觉很中意,海风吹在脸上总是能让人感到十分清爽,而且那个很可能会顺利达成的生意让他的心情感觉到非常的放松。

里斯本郊外的阿尔科切特的彪马训练学院,这就是豪尔赫·门德斯的目的地。作为一个已经在行内打拼了三四年的足球经纪人,他现在还只是这个行当里的新手。

在葡萄牙甚至里斯本都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非常有信心让这个国家的足球圈响彻他的名字,经纪人这个行当将以他为标杆,他一定会成为这个国家最有话语权的足球经纪人。

不过现在这个阶段,他还只能靠着帮一些二流球员转会去谋取酬劳,现实与理想之间还是有点差距。作为一个足球经纪人,谁都想让自己的手下充满大牌,可事实上大牌们早都已经有主儿了。

那些葡萄牙黄金一代的伟大球星们,早就已经被那些足球圈子里的经纪大鳄们瓜分干净了,那些后来者想要从这个圈子里脱颖而出,只有凭借运气或者自己的眼睛去发掘下一个菲戈。

而豪尔赫·门德斯现在就已经瞄准了一个小家伙,他相信那是属于自己的路易斯·菲戈,也许几年以后,他也可以有机会站在那些伟大俱乐部的执行主席面前,去兜售自己签下的足球巨星。

当那些经纪大鳄们都把目标都瞄准那些成名球星的时候,豪尔赫·门德斯现在只想从那些年轻人的堆儿里去找出下一块金子,曾经踢过球的他清楚,像马拉多纳的那种天才很少。

但葡萄牙从来都不缺少技术出众的小家伙,那些渴望成名的小家伙们,才会是足球世界的未来。

巨星?在足球的历史上,被遗忘的巨星太多了,当你年华逝去的时候,在足球的世界里还能留下什么?可能只有一缕影子,只有后来人才是统治足球世界的永远动力,豪尔赫·门德斯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挖掘未来,那里面有太多的机会在等着他。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豪尔赫·门德斯必须征求到彪马训练学院那个固执老头儿的许可,因为那个小家伙是他千挑万选才从人堆里找出来的,但他现在很明显要归那个老头儿管理。

那个曾经带出过富特雷和菲戈的里斯本竞技队的青年军教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豪尔赫·门德斯必须找到一个好的办法去搞定这个倔强的老头儿,否则的话,他永远别想签下那个小家伙。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那个老头儿和豪尔赫·门德斯的私人关系还算不错,所以豪尔赫才可以有机会接触到那个老头儿现在正训练着的那一群小家伙。他才会比别人更早的瞄准到那个可以成为自己未来筹码的小子,希望自己前一阶段的努力没有白费,那个小家伙的家里人可以接受自己开出的签约条件。

这是一场对未来的赌博,豪尔赫·门德斯希望自己能赢,他也希望那个小家伙可以做一个赢家。

在午后的阳光下不光只有豪尔赫·门德斯在为自己的未来奔波,在里斯本郊外的阿尔科切特的彪马训练学院里,绝对不会有让人惬意享受的时刻。

这里永远显得那么的忙碌,这集中着整个葡萄牙足球最优秀的一群小家伙,他们为了赢得在职业球队效力的机会必须在这里拼命训练,否则等待他们的只可能是被淘汰出队的命运。

这里曾经培养过太多代表了葡萄牙足球最高荣誉的伟大球星,也许这些小家伙们在幻想这自己有一天也可以成为这个国家的荣誉象征。他们也希望能沿着那些伟大球星的足迹走下去,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不过,他们必须先保证自己能顺利的进入职业队,否则得话,一切幻想都是空谈。

所以他们现在必须顶着脑袋上的毒辣太阳在这里玩命的训练,哪怕想停下脚步来喘口气现在都是一种奢望,他们只能绕着场地上不停的跑,枯燥的体能永远是最被人讨厌的,但却无法回避。

没有哪支球队愿意把枯燥乏味的体能训练安排在白天最热的时段,但里斯本竞技队却没有遵循这个规律,这些小家伙们已经在这里跑了很久,但他们只能汗流浃背的坚持着,因为这是对他们的惩罚。

是的,这几十个在赛道上奔跑的小家伙们就是在接受惩罚,而站在跑到旁边掐着秒表在哪里大吼的就是他们的教练奥雷利奥·佩雷拉,一个已经在里斯本竞技队青年训练营工作了三十几年的老头子,也是这里的青年军教父,他在用这种相当于体罚的方式教训眼前的这群小家伙,因为他现在感觉很不爽。

很少有事情会让这个年龄已经60多岁的虔诚天主教徒感觉到不爽,他本身也很少生气,但现在奥雷利奥·佩雷拉看看这群跑的满头大汗的小家伙,再看看场地旁边那个记录昨天比赛的记分牌,他就不想放下在自己手中掐着的秒表,因为不远处那个该死的记分牌上,那醒目的比分,已经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血管随时会被气的爆裂开。

“克里斯!你不要再偷懒!你已经快要掉到整个队伍的尾巴上了!如果不想在跑十圈的话,就快点给我冲到队伍前头去,否则的话,今天你就在这里给我一直跑到天黑!别怀疑我是在吓唬你!听到没有!!!”

奥雷利奥·佩雷拉大声的向队伍的一个家伙大声的吼着,那是里斯本竞技青年队的队长,也是他现在所教的这些球员中最有天赋的一个小家伙。

不过就是这个他现在最满意的作品,昨天带领着里斯本竞技的青年队,在一场和其他球队的友谊赛里竟然和对手打成了5:5平,没错,那个小子是一个人打进了五个球,但他们却没能赢下比赛。

整个里斯本青年队的防守线在比赛里就像是一团散沙,他们竟然同样被别人也打进了五个球,要知道,他们这些小兔崽子可是代表着里斯本竞技队的未来!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差点输掉了比赛!

奥雷利奥·佩雷拉现在只能用这样简单到有点粗暴的方式去惩罚这些小家伙们,因为他们这场比赛简直打的就像是一团狗屎!

他们的对手不是同样强大的本菲卡青年队,也不是什么来自葡超的成年队,对手同样是一支青年军,而且还是一支毫无名气的小队伍,塞图巴尔青年队,一支成年队在葡超联赛垫底的弱队。

但就是这样的一支球队在奥雷利奥·佩雷拉的面前,狠狠的戳了里斯本竞技青年队五刀,奥雷利奥·佩雷拉已经不知道自己教出来的球队有多少年没被对手打进过五个进球了。

就算是和成年队的较量中,他的青年军也不曾如此的狼狈过,但是昨天,就在这块他最熟悉的场地上,老头子亲眼见证了比赛中发生的一切。

他们在上半场3:1领先的情况下,在下半场被那支名不见经传的塞图巴尔青年队连续打进了四个球,而且每一个球都进的奥雷利奥·佩雷拉哑口无言。

他甚至不好意思去和对手的主教练在赛后握手,下半场的那四个进球就好像是大嘴巴一般,全都抽在了这个里斯本青年军教父的脸上,奥雷利奥·佩雷拉第一次感觉到有丢脸的感觉,他所教出来的这一群天之骄子,就这么被一群看起来像乡巴佬的家伙们摁在球场草地上狠狠的踢了一顿。

就算是比赛结束已经十几个小时过去了,但奥雷利奥·佩雷拉还是不能忘了比赛时所发生的一切,特别是对手阵容中的那个黑头发小子,就是那个在下半场还剩三十多分钟才被换上场的小家伙。

是那个黑头发的小子在上场后导演了所有的进球,他并没有射门得分,但那个看起来非常瘦弱的小家伙却用四次刀子一般的直塞,彻底打穿了里斯本竞技队的防线。

甚至在这一刻奥雷利奥·佩雷拉还能感觉到那小子传球的瞬间,自己是亲眼看着那黑白色的鬼魅精灵穿越了里斯本竞技青年队的后卫线,那一幕时心惊肉跳的感觉,现在他还记忆犹新,那传球像什么?就像是一把可以剔开牛骨头的薄薄尖刀,散发着一种让人觉得恐怖的凌厉。

当奥雷利奥·佩雷拉看到那个黑头发的小子推出第一脚致命传球的时候,老头子仿佛看到了一个曾经让里斯本竞技队的拥护者痛彻心扉的家伙,又一次的出现在了球场的草地上。

那个几年前在死敌本菲卡队里统领中场的家伙好像又回来了,那个黑头发的小子和他一样,用鬼魅般的传球撕裂了里斯本竞技队的后卫线,致命、准确、恰到好处。

只不过那个黑头发的小家伙,显得更加年轻,更加具有攻击性,他在上场后,让所有人的光芒都被自己所掩盖,包括克里斯的。里斯本竞技队的那些后卫们,简直已经把他当成了魔鬼,奥雷利奥·佩雷拉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帝又在给里斯本竞技队找麻烦,他希望不是,不过,谁又知道呢?

虽然这只是青年队的比赛,输赢其实并不会涉及到什么球队的利益,里斯本竞技队也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一场平局,就去责难他们的功勋教练。

这在谁看来都只是一场简单的友谊赛,但这个结果却没法让人满意,特别是奥雷利奥·佩雷拉这个老头儿,他并不能原谅这些小家伙们在赛场上犯下的错误,包括他自己犯的错误在内。

他们都低估了来访的对手,这就是足球,它会非常直接的惩罚那些傲慢者,奥雷利奥·佩雷拉尝到了这个苦果,他整个嘴里的感觉到现在为止都是苦涩的,不过更让他感觉到郁闷的事情可能还在后面。

因为他看到了里斯本竞技总经理卡洛斯正愁眉不展的向他走来,只要是那家伙出现在这里,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儿,奥雷利奥·佩雷拉看着那家伙的脸色就明白,他没有带来任何惊喜,天知道,他这一次又带来了什么糟糕的消息。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黑头发的小子。。。这是一个倒霉的日子,而里斯本竞技的青年队成了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