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盲人足球场地尺寸

国足受到“特殊”鼓舞!男足不敌阿根廷无缘决赛仍成为国足榜样

国足世预赛征程即将开始,在北京时间9月2日晚到3日凌晨,短短8小时的时间里,亚洲区12强赛将进行第一轮全部的6场比赛。从赛前的准备工作来看,国足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对自己进行了完备的训练,对对手进行了细致的分析。最终结果如何,就是尽人事知天命了,作为球迷我们只要保持对国足的信心,好好支持国足就好。

在国足世预赛开始之前,东京残奥会中国男子盲足再次登场,不过盲足没能保持之前火热的态势,在半决赛中以0-2输给了世界排名第一的阿根廷。虽然输给了阿根廷无缘决赛,但仍然有夺得铜牌的希望,在之后的季军战中,我们将遭遇摩洛哥和巴西队之间的败者。这也将是中国男子盲足参加本届残奥会的最后一场比赛。

这场比赛我们与阿根廷队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对方在上下半场各进一球,虽然我们极力拼抢,并且努力到最后一刻,也没能扳回一球,实力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但是球员们的拼劲儿还是让球迷看到了这支特殊足球队的韧性与努力。最后一场季军争夺战将在9月4日进行,中国队有望在为我们残奥代表队添上一块奖牌。

回顾盲人男足在本届赛事的比赛,无论最后能否得到奖牌,他们都已经证明了自己,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荣誉。在第一场0-3输给巴西的比赛后,球员们非常不服气,并且迅速调整心态,在第二场小组赛中以2-0轻松击败东道主日本队,以小组第二晋级。目前中国盲人男足排名世界第5位,据了解共有50个国家成立了盲人男子足球队,中国队第5的成绩已经算是非常高的了。

其实盲人男足的精神以及斗志,对即将出战世预赛的国足具有非常大的正向推动作用。在本届世预赛之前,国足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冠以出工不出力、欠缺荣誉感以及缺少坚韧不拔性格的名头,再加上前几年国足的成绩不好,输给了很多不该输的对手,输了很多不该输的比赛,自然在球迷的口碑中非常不好。如今的世预赛正是给他们正名的机会,国脚们想要扭转球迷们对他们的印象,就必须拿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在奥运赛场征战的盲人男足就是他们的帮忙,他们踢球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证明自己。

此前有消息表示足协为国足开出了重奖,赢下一场就能够拿到600万的奖金。这个金额与40强赛时期相比并不算多,但是已经很高了。随后有人向国脚提问,是否对这个奖金感到满意。国足很多人都表示,并不知道奖金的事情,并且他们也不是为了奖金才来国家队、才来卡塔尔参加世预赛的。希望国脚们是真心地回答,披上国足战袍的那一刻,意味着他们将会为国登场比赛,他们代表的不仅仅是个人,也不是俱乐部,而是国足,代表着身后14亿的球迷,希望他们用拼搏的意志来证明他们自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国盲人足球队第六次称霸亚洲看不见球的踢球者这样挤进世界前三……

亚洲盲人足球锦标赛在泰国进行了决赛的争夺,最终,中国队1-0战胜伊朗队。中国队第六次获得亚洲锦标赛冠军。中国队和伊朗队在本次比赛中均未尝败绩。半决赛中,伊朗队3-2战胜东道主泰国,而中国队则通过点球大战,以5-4的总比分淘汰了日本队。决赛场上双方踢得十分胶着,上半场尾声阶段,中国队通过左侧角球机会,打入一球。带着1-0的领先优势进入下半场。易边再战双方拼抢依旧激烈,比赛中,中国队队员在突破时受伤倒地,最后被担架抬出了场外。最终中国队以1-0获得了胜利。

莫扎湃是中国残疾人体管中心竟训二部副部长,负责足球篮球项目,据他介绍,参加盲人足球比赛的球员,除了守门员看得见外,其他队员视力伤残程度都为B1级(双眼无光感,或仅有光感但在任何距离、任何方向均不能辨认手的形状)。为了保证比赛的绝对公平,防止有人作弊,所以每一个球员都必须戴眼罩。比赛当中有球员摸眼罩,将会被视为犯规。

“我们队员(在比赛中),当时两名伊朗运动员夹击,他奋不顾身迎面撞过去,结果眼角撕裂。这在足球运动中,这也是常见的。他流了不少鲜血,就是为了国家(争光)。这位队员被抬下场,医生过来说,他可以休息了,可以不参加(后续比赛)。但这位队员还是奋战到了最后一刻,他只有一句话就是我要上场,下了场之后,他下眼袋还是淤青状态的。”

当下,许多公司团建也会选择盲人足球,当普通人戴上眼罩,明明知道只有一块平地,但你的脑海中:时时刻刻前方都诞生着万丈深渊。这是我们每个人戴上眼罩都会有的生理反应。这时候信任就变得无比重要。中国盲人足球队的队员来自五湖四海,他们为了祖国的荣誉,怀着对胜利的追求聚集在一起。可以想象他们初见的场景,刘猛回忆自己刚刚踏进球场每个人都战战兢兢,时刻像一只惊弓之鸟。

缺少了眼观六路,盲人球员是能够依靠耳听八方,踢球实际上变成了一种声音运动。听音辨球、辨方位、辨速度成为每个盲人足球运动员必须掌握的技能。而发力的感觉。而在实际训练当中,盲人球员最大的帮手是触觉——他们不可能“听见”教练给他们示范的动作要领。球员需要用双手摸着教练,很多遍之后才能感知到,教练全身各个部位的发力和动作幅度。备战亚锦赛时,郎平带领女排再获世界第一,这也让他们再次感受到了鼓舞。

刘猛:“当时适逢国庆,郎平郎指导有一句话在抖音上传得很开,我们一直最感动郎指导抖音的那几句话反复天天晚上几乎队员都在听。我们也是深刻学习了女国家女排精神,通过她们的精神来激励我们。既然我们穿着带国旗的衣服代表中国参赛,我们就不能屈居第二,我们要把我们最后一口气儿顶上去,也要把这个比赛拿下来。虽然我们是残疾人,但我们也是国字号的球队,我们也是胸前飘扬的国旗的球队。”

盲人踢足球会是什么样?

▲2019年7月30日,陈山勇(左二)、陈凯华(左五)和江苏盲人足球队其他球员们在南通一起集训时合影留念。(受访者供图)

▲图为2018年6月28日,陈山勇(后排左三)和陈凯华(后排左四)和江苏盲人足球队参加比赛间隙合影留念。(受访者供图)

新华社北京11月27日电(记者何磊静、王恒志)11月27日,《新华每日电讯》刊载题为《盲人足球队:在绿茵场“踢”出生命之光》的报道。

这是一场安静的足球赛,场边大小观众屏息凝神,不发出一丝声响;这又是一场热闹的足球赛,滚动的球“哗啦哗啦”响,球员口中“喂喂喂”不停,教练大喊“离球门还有4米!2米!快射门!”……

这是一场盲人足球赛。试想下,戴上眼罩站在绿茵场,然后带球奔跑、加速过人、大力射门,一切在黑暗中摸索进行,有多么不易。但对于32岁的陈山勇来说,这些都只是“家常便饭”。

来自江苏如皋的陈山勇踢了整整15年盲人足球,他个子不高,身材偏瘦,双目失明,和他攀谈起来,丝毫感觉不到他曾经“内向自卑、不爱说话”,反倒是忆起往事、聊到足球,他眉飞色舞、滔滔不绝,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阳光而自信的劲头。

陈山勇从小患有遗传性视神经萎缩,虽然接受过多次治疗,仍难逃厄运逐渐失去光感。他在南通市特教中心上学长大,孩童时期性格忧郁内向,经常一个人坐在操场边发呆。

“有些稍微能看见的孩子爱踢球,塑料袋套在皮球上,哗啦啦地响,还有尖叫声、欢呼声。”陈山勇回忆说,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足球,他尝试加入小伙伴一起踢来踢去,结果一发不可收拾,踢球成了自己童年最大的乐趣。

2005年,国内开始引入盲人足球。同年8月,江苏成立了首支盲人足球队。机缘巧合,球队就落在南通市特教中心。为参加选拔,17岁的陈山勇一门心思扑在足球练习上,他把喜爱化作勤奋,很快掌握了踢球的基础动作,成为首批入选江苏盲人足球队的球员。自那时起,这位“追风少年”的人生字典里开始有了“梦想”。

和普通足球赛不同,盲人足球赛为5人制,除守门员外,其余队员得是全盲。足球场地仅长40米、宽20米,两边装有围板。比赛时,球员戴上眼罩眼贴,足球内部特殊的发声器滚动起来会“哗啦哗啦”响,场地内几乎听不见呐喊助威声,运动员们需要仔细辨声,持续不断地喊“喂喂喂”,让自己和队友明晰位置。

陈山勇心中曾划过一个念想,去残奥会一展身手。为此,他如饥似渴般地学踢球。“我们看不见,只能靠摸和教练教。”陈山勇说,一个正常人的动作,他们要分解成好几个部分来学。比如射门动作,他们需要摸脚的姿势,掌握发力的部位,很多盲人球员需要练十天八天,甚至个把月才能学会。

2015年12月,要在海南举行首届全国盲人足球锦标赛,刚成立不久的江苏盲人足球队摸索着备战比赛,教练一边带领大家提升身体素质,一边让球员练习辨声、熟悉场地,每天训练相当充实。

盲人足球队的训练基本是为了比赛开展一两个月的集训,因为待遇不高,运动员难以维持生计,很难进行职业化的全年训练。但只要一有比赛,这些盲人小伙子们就会从各地“召之即来”。

回想起当初的训练时光,陈山勇一脸“骄傲”。他卷起裤子露出膝盖,摸着明显的伤疤说:“15年了,膝盖上的印记还摸得到,那时候一到夏天洗澡,破的皮就会裂开,反复好多次。”

一开始南通市特教中心只有水泥地的操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盲人球员们经常横冲直撞去找球,陈山勇也多次在水泥地摔跤,裤子磨个洞、蹭破皮是常有的事。“现在想想小时候踢球是真苦,但只有经历过才有感受,那是一种纯粹的热爱,投入进去了,疼都不觉得有什么。”陈山勇说。

凭着这样一股热血与拼劲,江苏盲人足球队首年就取得了全国盲人足球锦标赛的冠军,并在第二年以5胜1负的成绩顺利卫冕。在两届全国锦标赛中,球队一共攻进32球,其中主力球员陈山勇个人攻入15球,为整个江苏队夺冠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们个个都很勇猛,受了伤,也会在黑暗中站起来,继续去拼抢。”陈山勇说。

就在获得第一个全国盲人足球锦标赛冠军后,陈山勇被推荐参加了全省的田径长跑训练,成绩十分出色,同项目能排到全国前十。但这位田径“好苗子”毅然放弃了个人项目,决定追随内心,和伙伴们一路带球奔跑。

在江苏盲人足球队,陈山勇踢前锋位置,他把自己的技术特点归纳为:能跑、能到位、头脑清晰。2006年,中国成立盲人足球国家队。第二年,陈山勇顺利入选国家队,他却有了靠近梦想“情更怯”的感觉。

“我家是农村的,家里条件不好,爸妈为了给我治眼睛四处奔波操劳,如果这一条路走不通的话,就没办法早点谋生养家。”陈山勇说,2007年赶上自己毕业,犹豫着家境困难,是否应像更多同学一样选择盲人按摩赚钱养家。

陈山勇母亲从老家打来一个电话,彻底打消了他的顾虑。“你现在趁年轻不要想着赚多少钱,去试试走这条路,即使最终结果不好,经历过了也不后悔,倘若年纪大了回想自己没有努力就放弃,才会真正后悔。”听完母亲一席话,陈山勇眼泪汪汪,内心充满力量。

“如果不踢球,我可能一辈子就窝在老家,身体也开始发福。”陈山勇笑笑说,多亏了足球,他可以强身健体,出远门,积累社会阅历,给自己的人生带来更多可能性。

因为盲人足球,陈山勇有了很多“第一次”。他第一次走出了南通、走出了江苏,第一次坐飞机出国,结交了全球各地的朋友,第一次登上了最大的舞台——2008年北京残奥会,并和队友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了世界亚军。

也因为足球是团队项目,他的性格也慢慢被改变。“当时在特教中心备战全国比赛,队友多是学长或学弟,大家从10岁起就一起生活,住一个宿舍,吃一个食堂,彼此感情都很深。”陈山勇说,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有了足球作为共同语言,输赢一起扛,大家都变得更加外向开朗。

在国家队的日子,陈山勇和队友们业余生活比较单调,听听收音机,听着解说去想象足球赛,偶尔还会和队友“在脑子里空下象棋”。但在绿茵场上,这群看不见的踢球者,却让中国在世界盲人足球中更多地被看见。

除了残奥会亚军,陈山勇和队友们还获得过盲足世锦赛季军、亚洲残运会冠军等殊荣,一条路不仅坚持走了下去,还迎来了喝彩与掌声。2012年,陈山勇因伤病退出了国家队,但这位已过而立之年的老将依旧怀念往昔岁月,他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东京残奥会国家召唤,我也将毫不犹豫换上‘战袍’出征。”

“有了自信,生活精彩多了。足球就是我的眼睛,不仅带我看见光明,更让我领略世间的美好。”陈山勇说。

因为眼睛看不见,盲人球员受伤的概率要大得多。陈山勇鼻梁断过三次,肋骨也断过,踝关节遭遇骨裂,牙齿也掉了一颗。但他谈起这些,总是轻飘飘地说“因为热爱而坚持”,他说像他这样心怀热爱的球员不在少数,陈凯华就是其中之一。

来自南通海门的陈凯华1994年出生,因患有眼疾,摘除了双眼眼球,16岁入选江苏盲人足球队。球队主力陈山勇总会鼓励新队员追逐梦想,在和陈凯华分享技战术和跑位等经验之余,他感受到了这位年轻人对足球的热情。

“凯华的家庭条件很好,父母都不希望他踢球,又苦又累还容易受伤,但他就是很执着,还跟家里人多次吵架。”陈山勇说,入选国家队踢出好成绩拿到奖金能提供更多坚持的动力,但是大多数人并不为名次,只是纯粹地喜欢踢球,这份热爱更难能可贵。

中国是世界上盲人最多的国家,视力残疾人数超1700万人,其中绝大多数盲人从事按摩推拿工作。“盲人的生活不该如此狭窄,足球队给了我们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陈凯华说,每次进球后听见大家的欢呼声,就特别有成就感。

陈凯华在球队也是前锋,最喜欢的球星是C罗。“他效率非常高,职业生涯也保持得好。”陈凯华希望能从偶像身上学到些东西。他苦练自己临门一脚的技术,成为入队后进球数最多的球员之一。

在南通市特教中心学习期间,陈凯华掌握了推拿按摩技术。2013年,他和家人商量在老家海门树勋镇开了家盲人按摩店,但这家40多平方米的小店经常会关门歇业。

陈凯华并没有“本本分分”做生意,他心里舍不掉对足球的热爱。原本开盲人按摩店每月能收入1万多元,他却愿意为了盲人足球比赛集训,把店一下关停几个月,放弃自己固定的顾客。“踢球已经变成一种情怀,只要一召唤,就义无反顾去了。”陈凯华说。

今年因为疫情缘故,盲人足球赛几乎全部暂停,陈凯华按摩店的生意也一般。但他每天都会在家听球,关注各大联赛。此外,他会特别小心地照顾自己7个月大的儿子。他内心希望能多攒点钱,将来让儿子可以去足球学校接受培训。

“足球改变我的、教会我的,那些精神力量,我会一直传递下去。”陈凯华说,他要把踢球时的一往无前带到未来生活中去。为了提升自己,他目前报名了西安一所职业学院的自学大专,学习中医养生知识,以后还想抽时间再学个小儿推拿。

而如今陈山勇在南通市残疾人服务中心工作,家庭也很幸福,育有一对儿女,大的男孩已经10岁。他坦言希望孩子多花点时间在学业上,是否要踢球让孩子自己选择。但他会不时把过往的经历和心中的热爱讲给孩子们听,尤其告诉他们要积极乐观地面对人生挑战。

“就像踢球一样,一场比赛输了那就重整旗鼓,我们也要学会接受人生的遗憾。只要心中有热爱,努力生活,不管遇到什么坎,都能迈过去。”陈山勇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