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耳朵成为心灵的窗扣——盲人门球运动员胡明耀

11月 12, 2022 威廉希尔官网

近日,在2014年第11届韩国仁川亚洲残疾人运会上,中国盲人门球男队喜获盲人门球团体赛银牌,作为队中主力,来自我县的胡明耀,也第一时间与家人分享了喜悦。

比赛开始时,胡明耀与队员一个接一个地扶着前面队友的肩膀出场。进入赛场的那一刻,他们表情严肃、意志坚定。此刻,他们要在赛场上争取胜利,超越自我。

在排球场一样大小的赛场上快速滚动的是一个重1250克、周长76厘米的橡胶球,球内有一个响铃,它通过球面上8个直径1厘米的圆孔传出清脆的铃铛声,运动员循声作出各种判断和肢体反应。

胡明耀是视力残疾四级,只能模模糊糊地感觉到眼前晃动的身影。即使这样也不行,他们必须戴上一副几乎能遮住大半张脸的眼罩,取消所有的光感。

失去了光明,要根据触觉来确定自己在场上的位置、方向,根据听觉来判断球的方向、速度。真是令人惊叹。无数次的投球都能被胡明耀准确地拦住。他或半躺在地上,或干脆双腿跪地,身体前倾。当铃声逼近,他微微跃起,用胸膛挡住来自十几米外的攻击。场内想起了热烈的掌声,成功了。

而在场上调整位置时,尚需摸着球门上沿的圆杆确定行进的方向的胡明耀,动作是小心迟缓的。而比赛重新开始后,他对球的反应就像能亲眼看见。

对许多人而言,失去光明就像失去一切那样可怕,但盲人门球运动员用行动告诉我们:当眼睛丧失了捕捉光线的能力,就让耳朵成为心灵的窗口。

1976年,在加拿大多伦多市举行的第5届残奥会上,盲人门球运动第一次被列入表演比赛项目,当时只有男队参加了比赛。 1980年第6届残奥会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 1984年在美国纽约举行的第7届残奥会上,女子盲人门球作为正式项目列入比赛。

1995年,胡明耀出生于大若岩镇田垟村,视力残疾四级。由于是先天视力残疾,家里条件有限,小时候胡明耀在学校的成绩并不好。2007年省残联到永嘉筛选一批年轻的残疾人运动员,13岁的胡明耀被录取,由此开始自己的盲人门球生涯。对于自己被选上的原因,腼腆的胡明耀称他也不知道,“当时记得就量了身高、体重跟查了下视力。”

在进入浙江省盲人门球训练基地前,胡明耀称自己完全不了解这是一项什么运动。“刚开始训练时,就是训练对球的感觉。如绕腰、跨腿等,也不知盲人门球到底是项什么运动。”但随着训练的深入,他很快爱上了这门运动,并有机会参与到不同的赛事中。经过训练,胡明耀迅速成长为队中的主力,并多次在大赛中获奖。2010年7月参加全国锦标赛盲人门球获第三名。2010年12月代表中国队(海南)参加亚残运会盲人门球比赛,获金牌。2013年全国盲人门球锦标赛冠军。2013年亚洲青年残疾人运动会盲人门球亚军。 2013年盲人门球亚太地区锦标赛第三名。 2014年5月全国盲人门球锦标赛金牌。2014年第11届亚洲残疾人运动会于10月18日24日在韩国仁川举行,盲人门球亚军。

“盲人门球其实是一项听声辨位的运动,由于眼睛看不见,运动员只能凭借听力来判断球的位置,通过手指的触觉来了解自己的方位。在平常的训练中,我们通过不断的投球和打防守练习来提高听声辨位的精确度。”胡明耀介绍说。

因此为了保持场内比赛时的安静,每当比赛示意哨响起后,在场内会有工作人员面向观众高举一张写有“静”的告示牌。比赛中,观众也非常配合这一特殊的要求,在比赛过程中尽量压低音量,只有当选手投进球或扑出球时,才热情地鼓掌。

虽然看不到赛场的情况,但是胡明耀的脑海里,有一幅完整的比赛画面,它同样精彩。“盲人门球所用的球非常重,每当球打在身上,非常的痛。”他告诉记者,球打在球门上、运动员的脚上、身上,发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他都能分辨出来,而球员扑倒在地又是另外一种声音。一个优秀的盲人门球运动员必须表现出非常敏锐的听力。

盲人门球运动是一场激烈的对抗赛,但你会发现每一次进攻,任何一方几乎都会有两个队员同时作出反应,但在有限的距离内,他们却很少发生碰撞,甚至都不会踢到对方。这高度默契的配合背后,是艰苦的训练。

胡明耀一年四季基本都在训练,只有过年时才会与家人有短暂的相处。每当想家时,他就给家里打打电话。如今,胡明耀的心中只装着门球,他希望每场比赛都能尽量走到最后。至于哪天结束盲人门球运动员生涯后,干什么、做什么,胡明耀称自己还年轻,还没来得及细想。我们也希望在明年的全国残运会上,他能享受比赛,也再创佳绩。记者 柳苗苗

永嘉县融媒体中心旗下媒体平台广播:FM 102.2电视:永嘉新闻综合频道报纸:今日永嘉网站:永嘉网微信公众号:中国永嘉、永嘉视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