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妈教子 希望孩子生活幸福

10月 10, 2022 威廉希尔官网

鲁恺,从小跟随父母移民加拿大,这个下个月才满18岁的华裔男孩,去年12月被普林斯顿大学全奖提前录取,今年1月拒了剑桥的offer。上学期间,获得全美计算机竞赛的第一名,还曾入围美国总统学者奖,这个众人眼里的小学神,到底是如何练就的?就此,《留学》采访了鲁恺的妈妈陈慧。

提到鲁恺的学习,陈慧并没有非常引以为傲,摆出说教的姿态,倒是十分恳切地对《留学》记者说,自己的英文水平一般,鲁恺从小成绩就比较优秀,没让家人操很多心。

去年鲁恺拿到普林斯顿的offer之后,当地的华人朋友邀请他去家里做客,要他分享经验。当时朋友家里总共来了十几个华人家庭,鲁恺落落大方地跟大家讲述了他的申请过程,思路清晰,丝毫没有紧张和羞涩的感觉。当时,在场的一位妈妈就逗他,说鲁恺,你这么棒,是天生的么?鲁恺这时才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的自信都是妈妈从小培养的。”

谈到对鲁恺的教育方式,陈慧形容自己,是一个“不太传统的家长”。“从鲁恺小的时候,我就不喜欢跟一些家长做各种比较,比如我的孩子又学会了几首唐诗啊,又认识了几个字啊,又会算什么数学题了啊,很多家长都会沾沾自喜,但这都让我很反感,”陈慧告诉《留学》记者,“我觉得培养孩子独立思考的思想和意识更重要,我也不会要求他一定要像完成任务一样地去学习。”

鲁恺小时候,陈慧给他讲完故事也会“归纳中心思想”,但她更强调,要敢于质疑权威、要真正做到诚实。独立思考比全盘接受更重要。陈慧给《留学》记者举了几个国内小学课本上的例子。第一个是《小马过河》,“这篇课文是教小孩子要大胆尝试,但是我会告诉孩子,不是什么事都是可以去尝试的,如果你知道做一件事一定有危险,比如触电,就一定不要去做。还有课本上有一个常识性的错误,说松鼠过河的时候被淹死了,但其实松鼠是会游泳的呀!”第二个例子是《愚公移山》,陈慧说觉得不应该在孩子太小的时候就传达这种有点“顽固”的思想,因为“不应该教孩子做根本做不到的事情”,而且“愚公可以自己坚持这么做,但是他没有权力决定他子子孙孙的命运”。

“如果我告诉他必须要学习愚公这种精神,但他长大后会发现这个社会根本不是这个样子,他的逆反心理会更强。我不会照本宣科,我觉得通过故事来启发孩子独立思考,让他们自己学会分析问题,才是更重要的。”这种典型的“反传统教育方式”,让鲁恺很小就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

7年级时,鲁恺从加拿大到美国参加数学竞赛,回来之后,鲁恺就对陈慧主动提出:“妈妈,我觉得美国的小孩水平都比我们高,我一定要去美国上学。”虽然小小年纪,但陈慧却感受到了鲁恺眼神中的坚定和期待。鲁恺一般不会无厘头地提出什么要求,不过一旦决定,就很难改变。考虑再三后,陈慧和先生也尊重了孩子的想法,放弃了当时已经非常安稳的生活和工作,全家随孩子转学去了美国。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人云亦云,我希望他能坚持自己的想法。这比他在成绩上取得多少A+都令我高兴,而且我也相信,这对他以后的人生会更有帮助。”陈慧对自己的教育理念非常有信心。

陈慧之前是在国内老家的政府机关工作,鲁恺出生在湖北,但鲁恺的爸爸一直在深圳,后来为了更好的家庭教育,在鲁恺不到两岁时就跟着妈妈到了深圳,并在那里上了幼儿园。幼儿园毕业之后,陈慧全家移民到了加拿大。

“从小他的语言天赋就不错,我们刚到加拿大时,他两个月就完全适应了学校的英文教学环境。其实当时我们也担心过,但过来之后当地的华人朋友告诉我们,语言对这么大的孩子不是障碍,说我们要担心的不是他的英语,反倒是汉语。”的确,跟鲁恺差不多年纪出国的小孩,不管出国前汉语水平如何,在读完小学后,英文流利,汉字不识几个的大有人在。“我们在家里都说中文,鲁恺能听能说,但在读写上基本就是个文盲。”

谈到鲁恺在国外上学的经历,让陈慧最多感触的就是记不清的转学次数。在加拿大读小学时,鲁恺几乎平均不到一个学期,就得转一次学。“一开始是因为当时也不太懂什么学区房,就随便找了房子住下了,后来一方面想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一方面我们当时的工作也不太稳定,就来回搬家了好多次。”

多次搬家和转学的经历让鲁恺的适应能力变得非常好,每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鲁恺很快就能和当地的孩子打成一片。在学校成绩上,陈慧和先生从来不做强制要求,一是因为国外的基础教育的确比较简单,再就是也不想给孩子太多压力。“我和我先生在孩子面前表现的永远都是爸爸妈妈相信你,对你的成绩有信心的态度。我觉得对孩子的信任和鼓励才能让他从小树立自信心。”

来美国读完9年级后,鲁恺考上了全美非常有名的一所私立高中,当时也有过再次转学的念头。“不过很多家长都告诉我们高中不要转学,一方面孩子已经熟悉了这边的环境,成绩也得到大家的认可,再去一个新环境需要重新开始;另一方面那所私立高中的竞争太大,里面很多学生都是已经非常厉害的了,有的已经拿过世界级竞赛的金奖,出过唱片,开过个展也都大有人在;再就是转学到那边需要一大笔费用。我们综合考量了各个因素,最终还是决定在这边继续学习。”

学习上鲁恺没让家长多操心,但谈恋爱这件事,却曾一度让家庭氛围紧张了一年。

当时,鲁恺刚转来美国上高中没几个月,就跟班上一个白人女孩谈起了恋爱。而这件事,陈慧一度并不知晓。直到一次学校舞会结束后,陈慧去接鲁恺,发现他和一个女孩牵着手走出来,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一再追问之下,鲁恺承认自己是谈恋爱了。

当时,14岁的鲁恺正处于叛逆期,早恋这件事让他父母头疼不已。“当时我们都非常担心他的学习会不会受影响,也苦口婆心地劝过,旁敲侧击地讲过,但他根本不听。”那时候,鲁恺几乎是天天跟女朋友煲电话粥,一打就是几个小时。陈慧也从担心变为焦虑,“我又不上班,经常一个人在家就琢磨着怎么办,茶不思饭不想的,家里就一个孩子,我有时候也是越想越担心。不过现在想想,其实也挺可笑的。”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陈慧意识到必须要采取点措施了。有一天学校放假,但鲁恺没有跟她讲,而是偷偷跑去女孩家玩了。陈慧从别的同学那里听说当天放假后,就直接打电话给鲁恺,问他在哪儿,为什么不告诉她学校放假了。“可能是第一次撒谎,孩子也不太知道怎么说,就知道一直嘴硬说没放假,在学校呢。” 从小,鲁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跟陈慧讲,母子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交心的朋友。但这次撒谎,让陈慧觉得有些恼火。她决定带着鲁恺找女孩家长谈一谈。“不过对方的家长反倒是非常支持的,还劝我说,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家长无权干涉。希望我能同意他们交往,就算要管也只能管自己的儿子。当时弄得鲁恺很没有面子,我也有点尴尬,又有点哭笑不得。“现在谈起这件事情,陈慧觉得自己的做法的确是有些冲动,“中国家长都把早恋这事儿看得太重,当时的行为有些过激了,也没有考虑孩子的感受,其实应该好好引导,让孩子平稳地度过叛逆期。”

虽然当时表面上陈慧同意了他们交往,不过回家之后还是会时不时提醒鲁恺学业为重。后来,暑假期间鲁恺参加了一个外地的夏令营,恋爱的新鲜感也渐渐过去了。回来之后他对陈慧说,“妈妈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圈禁在两个人的小圈子里,在夏令营里能跟更多优秀的人在一起,探讨问题,我觉得这样才更有意义。”听了鲁恺的话,陈慧也彻底放心了。“还是要顺应孩子的成长规律,家长可以适当地扶正,但不能强迫他去做或者不去做一些事情。”

后来鲁恺也陆续交往了几个女朋友,作为家长的陈慧也就不再多加过问。“有一天他非常严肃地对我说,妈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会对自己负责,也会对对方负责的,所以你可以放心。”鲁恺的话让陈慧突然意识到,孩子的确是长大了,而且做了这么久全职妈妈的她,也相信孩子的为人处事,“与孩子的沟通,还有什么比建立在信任基础上更好的呢?我告诉他,妈妈相信你。”

现在的鲁恺,是很多家长眼里拿来比较的“别人家的孩子”。9年级开始做私人家教;10年级第一次考SAT就得了满分;11年级基本学完高中所有课程,并且全A;现在正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学习大学课程,因为天文物理的成绩过于优秀,引来大学同学的不满—他们强烈抗议教授以鲁恺的成绩做A的基准,因为这样他们很难拿到A;计算机竞赛全美第一;还曾入围美国总统学者奖(因为获奖者必须是美国籍,所以尽管成绩优异,也没能最终获奖)。

这些光环听起来,让这位不满18岁的华裔男孩多少有些传奇色彩,不过陈慧说,这些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比如,孩子从小喜欢阅读,家里从他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订阅各种报刊杂志, “《国家地理》、《科学》、《挑战》、《华尔街日报》、《》、《》、《美国新闻周刊》、《时代》但凡市面上那些有名的,我们家都有,” 说起这些报刊杂志的名字,陈慧如数家珍,“他小时候爱看科普书,现在的阅读范围更广,所以考SAT时,我们根本不担心他的阅读。”

有一次陈慧开玩笑说,“既然这些学校的图书馆都有,以后就不要订了吧?”没想到鲁恺却说,“妈妈,这些钱我以后都能挣回来的。”

“虽然他的学习成绩很棒,不过我们也想让他全面发展,小时候也让他学过钢琴、篮球、足球,不过都没有学出名堂来,主要原因就是,孩子不感兴趣。”以前在加拿大的时候,为了让孩子多出去玩,陈慧的先生和当地的华人家庭还一起组建过足球队、篮球队,还组织各种比赛。“在国外的家长都知道,其实SAT2400和2200申请大学时,机会是一样的,老师觉得只要到了一定分数线的成绩都是一样优秀的,剩下的就看你平时做了什么,比如参加过什么竞赛、夏令营、做过什么义工等。通过这些,才能在考官面前更立体地呈现出一个人的整体状态。”

发现鲁恺对体育运动不感兴趣,陈慧就努力发掘他在其他方面的兴趣点。后来,她觉得鲁恺在语言表达上有一定的天赋,就经常鼓励他多参加一些活动担任主持。“这不仅锻炼了他的胆量,而且也容易增加他的自信。”

不过陈慧一度不太支持鲁恺学计算机,因为鲁恺的爸爸就是一名计算机工程师,看到先生经常在电脑前面一坐就是半天,也不活动,觉着对身体不好。“不过他自己喜欢这个啊,也没办法,随他吧!”

采访到最后,《留学》记者问陈慧,有没有想过,或特别希望鲁恺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陈慧想了想告诉记者,“他现在还小,我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作为妈妈,我只希望他以后家庭生活幸福,多生几个小孩。”

现在的鲁恺,虽是很多人羡慕的优等生,却也是喜欢上网聊天、打游戏的一名普通高中男孩,单纯、善良,做事还有点小磨蹭,偶尔也会对妈妈的唠叨不耐烦,他的梦想是成为比尔·盖茨、扎克伯格那样的人。为此,他今年已经申请了谷歌公司的暑期实习,而他即将迈出的下一步就是进入普林斯顿,在这所顶尖学府继续他的梦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